北美东部时间:2017-07-24 14:24
注册Email:   密码: 忘记密码
Logo qingtianlove.com
我要找 女    有照
国家    年龄
地区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博文推荐
我和母亲煲鸡汤
二零零九年五月初思母心切,随即订购机票返回上海看望她老人家。刚到家的第二天上午自称是我“闺蜜”的农场好友高亚芬便前来问候,并带来一只宰杀好的光溜溜、黑黝黝、肥嘟嘟的乌骨鸡,说是一点薄礼,不成敬意,只是给咱母子俩补补营养。
都说“恭敬不如从命,”在一番客气的推让以后,我们也就理所当然的收下了。
母亲一向节俭,平时菜市场的一般肉鸡都舍不得每一个,如今看见了这只价格不菲的乌骨鸡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乌骨鸡安置在冰箱里冷藏,却每天又时不时的将之捧出来眯着昏花的老眼欣赏半日。终于在一个星期以后清晨,老母亲她老人家慎重的向我宣布自己亲自下厨煲鸡汤,来犒劳犒劳她和我的五脏庙。

每一次回上海,前脚刚踏进我们的亭子间门槛,老母亲就会急切的跑过来紧紧的拽住我的胳膊仔细端详,不停追问。
她反复唠叨的总是这两句话:“在加拿大生活习惯吗?上班累不累?”当我回答自己在餐馆掌勺炒菜工作不是特别特别辛苦时,她又总是将信将疑的摇着头。
老母亲用她那一成不变的老眼光看待我,觉得我是“孔老夫子的鸡巴——文(纹)绉绉的,”(母亲生前常对我说这句粗话)识文断字的读书还可以,但做有技术有手艺的工作则是万万不行的。因为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一个拙手笨脚从前在上海,连米是怎样煮熟变成饭都浑然不觉的书呆子,怎么到了蒙特利尔就会一下子来个华丽转身成为大饭店的大菜师傅,这纯粹是为了宽慰她哄骗她而编故事吹大牛啊。

记得自己从上海初来咋到蒙特利尔的第四天,就毫不犹豫一骨碌脱下了沪城名牌“培罗门”男装,换上半袖白色工作服一头扎进唐人街昏暗的厨房,开始了披星戴月含辛茹苦的伙夫生涯,从洗碗打杂接着炉尾抓码最后炒锅主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磨练滚打。
在浑身上下的儒酸味转变成油烟味的同时,我烹饪刀工切配等各种厨艺也日益见长,甚至将那些在厨房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的同行们也抛在身后。
在整个北美,尤其是在加拿大餐饮行业这条道上混饭的厨师都知道,去餐馆应聘见工时,广东的那道名菜“干炒牛河”是必不可少的考题。一般而言,三五分钟的时间,手艺好坏一试便知,是“李逵”还是“李鬼”顷刻显现出来。
自己性急爽快,烹调也喜欢一气呵成,尤其擅长制作“干炒牛河”,至于味道如何,我常常谦诚的含笑不语,只是客人和朋友总是用这八个字来赞誉:“清香四溢,细嫩爽口。”
遗憾郁闷的是 母亲老人家始终不认可我这精湛厨艺,在她那里我常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因为只要我回上海到家,老母亲就便会将我和炉灶炊具远远隔离开来,使得我无法潇洒自如的领导那些锅碗瓢盆、鸡鸭鱼肉、瓜果蔬菜。
而我对老母亲家常菜中一成不变的“糖盐味精”的使用也颇有微词,几次想直言进谏,又唯恐她龙颜不悦,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隐不发。

每次回上海,我从不住宾馆酒店(倒不是囊中羞涩),都是和老母亲挤在老式弄堂房子石库门的亭子间,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五月底的上海,潮湿闷热的气候让我再一次重新饱尝苦夏自然桑拿浴的滋味。熬过夜晚好不容易早上晨风习习送来一阵又一阵的凉爽(我不喜欢空调纳凉),给了我这个夜猫子惬意睡懒觉的美好时光。
也就在此时,习惯于早睡早起的老母亲出动了,天才蒙蒙亮,她就阳台上楼底下爬上跑下的忙个不停。
老母亲已经年过九旬,拖着两个大耳垂的耳朵背的厉害,貌似聋子成了摆设。她洗漱倒痰盂“乒乒乓乓”的声响恼人,好几次搅乱了我和周公女儿红罗帐里缠绵厮混的美梦。被吵醒后的我又敢怒而不敢言,索性一骨碌的从床上跳起,睡眼惺忪的跟在她老人家后面瞎忙乎。
这天的清晨我又被惊醒了,循着“滴滴答答…”的自来水声音来到灶匹间旮旯的水池旁,只见老母亲眉头紧锁,愣愣的站在那里。她右手紧紧捏着切肉刀,左手不停的翻转着砧板上那只高雅芬送给的乌骨鸡。
呵呵!都说知母莫若子,我顿时明白了,明白原来精明能干的老母亲也有犯难的时候,面对着黑黝肥硕的乌骨鸡,她竟然一筹莫展的不知从何处砍斩成块。
“哈哈!!哈哈哈!!!…”我禁不住暗暗的洋洋得意:“以前老是母教三郎,今朝咱也来个三郎教母了。煲汤乌骨鸡的重任非我莫属,这下我可以在母亲老人家面前喘喘粗气,抖抖威风,显摆显摆娴熟的刀工和精湛的厨艺了啊!”
博文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会员须知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Qingtian Culture Inc. Copyright@2007 晴天文化 版权所有

服务电话: 001-647-895-5577

Email: qingtianwenhu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