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东部时间:2017-11-21 05:10
注册Email:   密码: 忘记密码
Logo qingtianlove.com
我要找 女    有照
国家    年龄
地区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博文推荐
爱恨Las Vegas
人活在世上这么多年,再精明也会办几件糗事,更不要说我这种自以为聪明的人了。生活一次次的给我教训,但我还是屡教不改,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不过多年前在Las Vegas的那次经历,着着实实让我记一辈子,从此跟赌划清了界限。

我第一次去赌城还得追溯到1999年。那时刚毕业,找到了工作但还没有开始上班,银行存款为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学生。父母来美探亲,随我一起搬到了洛杉矶。虽然没什么钱,但玩儿不能耽误,在父母回国之前报了个赌城发财团。那时也不懂,人家都是去“发财”的,我们以为是游山玩水的,结果糊里糊涂的就一头扎进了那个花花世界。第一次到Las Vegas,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或者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只有两只眼睛。一边走一边看,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街道两边的楼高的让人恨不得给脖子装个90度角的转轴。每个Casino的大厅里都是金碧辉煌,叮啷当啷的老虎机发出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头脑里的一种意识好像在慢慢觉醒,那种想投机,想赢钱的心态让我很快就投入到了战斗中。不过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兜里又没有钱,心中还是怕怕的。哆哆嗦嗦的在一分钱的老虎机旁玩儿了几天,输了又赢了,赢了又输了,来来回回没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最后也就输几十美金。不过这个赌的种子好像就种下了。

之后的几年又去过几次Las Vegas,但都是和朋友一起去,以Party为主,加上先生也不喜欢赌,所以都是在Casino里试试手气,以小输居多。我骨子里虽然觉得不过瘾,但心里还是明白逢赌必输这个道理的,所以都是小打小闹。话说到了2002年底过圣诞节期间,有朋友在MGM定了房,邀请我和先生一起去Las Vegas玩儿。那当然没二话,有吃有住有玩儿,还能不给面子吗?

当天晚上跟以前一样,我和先生准备在休息前试试手气。和以前不一样的是,这次我们碰到一个从深圳来的生意人。2002年国内经济已经开始发展了,有钱的人越来越多了。在Las Vegas那些大型的,豪华的赌场里,东方面孔随处可见。后来各大赌场不仅在中国春节期间会把大厅布置成中国的庙会风格,连他们自己圣诞节的Decreation里也会加入中国风。夜间的MGM赌场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所有Table Game的桌子旁边都围满了人,我和先生找了一张人相对比较少的轮盘赌的桌子开始赌红黑了。大家都知道,赌钱就是瞎玩儿,除非你是数学天才,能用智慧的大脑记牌算牌,那还有可能打败赌场,否则就是靠运气。但有人不这么认为,我们那天晚上就碰上一位。

这位来自深圳的先生一看就是行家里手,坐在桌前气定神闲,手边一摞摞的筹码都是$25,$100的(原谅我的眼皮子浅,我那时刚工作没两年,自己手里拿的都是$5)。筹码推进推出,渐渐的多起来了。他的心情明显的随之轻松,脸上开始泛起了笑意,嘴角也渐渐地咧到了耳边,不知不觉之间跟我们聊了起来。攀谈一段时间以后,他很热情地开始给我们上课:“你们这么随机的一会儿压红,一会儿压黑不行。首先得盯着轮盘上方这个屏幕,等待合适的机会。”我们非常恭敬的洗耳等待下文。他接着说:“你看,这上面不是有每次出来的数字吗?你要看连续出来多少红的,或者多少黑的。红的出来的多,你要压黑的,黑的多就压红的。”我心里话说:这谁不知道呀!但还是很虚心的追问一句:“我们是这么压的,但谁能保证它是红是黑呀?”人家瞥我一眼接着说:“所以你压钱要有一些技术。第一次比如压$5,如果赢了,下次还是$5,如果输了下次就压$10,如果再输了就$20,然后$40。这样做的好处是保证你只赢不输。”我在脑子里飞快的算了一下,真的耶!如果一直压对了就不用说了,如果压错了,下一次因为放的总是双倍,所以早晚有一次能把之前输的全都捞回来。也就是说,只要在赌桌前呆足够长的时间,肯定是稳赢的。光说不练不是好把式,剩下的整个晚上,我们跟着他上了一堂生动的实践课。按着他的理论,他一次下$25或$50,我们小心翼翼的下$5。虽然时不时也压错,但都是过不了几次就翻回来了。随着手里的筹码的不断增多,我们的信心越来越大,最后感觉就是MGM在给我们发钱,我们还得费一道手续来拿。后来连庄家都跟着我们下注了,熬到后半夜实在睁不开眼了,只好恋恋不舍的回房休息。临走时的感觉是:“行,钱先存你们这儿,回头我再来取。”

这次小试牛刀让我尝到了甜头,回到家也心心念念地还觉得不过瘾。先生虽然一再表示怀疑,但架不住我软磨硬泡,终于在两个星期以后的周六又驱车赶往Las Vegas了。兜里揣着$3000现金,开了5个小时车又一头扎进了MGM。当时正值下午,大厅里没社么人,我们挑了一张轮盘的桌子就迫不及待的玩儿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一切正常,数字一会儿黑一会儿红,我们按着之前学得那一套理论输输赢赢没什么大波澜。但很快我就不满意这个速度了,心想:这得站到什么时候去,干脆每次多下点儿。老天爷好像看出了我的不耐烦,他老人家大概心里想:让你赢点儿钱,你还嫌慢。行,给你点儿颜色看看吧。从那一刻开始,我们是压什么不来什么,开始还能稳得住,按照每次翻倍的理论压钱,但渐渐的手就开始哆嗦了。5,10,20,40,80,160,320,640.。。。。按着这个速度下去简直不敢想象。可是脑子一犹豫,人家数字又出来了那个你想要的颜色,让你生生把翻盘的机会给错过了。就这样阴差阳错,很快手里剩的就不到$2000了。我和先生面面相觑,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一致认为应该严格的按照既定系统操作。下定了决心,我们就开始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往里扔钱了。要不说人不作不会死呢,自从我们下决心跟它死磕了,它就开始一串一串的来红颜色的数字了。我们从第6个红数开始放$5,然后就按乘以2的原则往上追加,MGM的轮盘就好象跟我们开玩笑一样,一连来了16个红色数字。在第14个红数到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弹尽粮绝了。看看时间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从斗志昂扬的两名战士,一举变成了灰头土脸的输家。先生的意思是愿赌服输,赶快开车回家。我则不甘心,还想把输的赢回来。就这样一边纠结着,一边在别的赌场里又输了$1000。

天色渐渐的晚了,再说开车回家好像也不太现实了,而且订好的酒店不住也浪费了。我们就像两个落魄的游子,无精打采的抄着手又回到了MGM。可不是空着手哦,之前已经咬紧牙关又取了$5000现金,准备在哪儿跌倒的就在哪儿爬起来。11PM的MGM还如白昼一样热闹非凡。成群的赌客无论是输是赢,都跟上了发条一样博弈着自己的运气。我们又回到了下午的赌桌,站在一圈人外面静静的观察。没过多久,轮盘上方的屏幕又开始成串儿的出黑色的数字了。里里外外的人们开始兴奋,一拨一拨的把兜里的钱掏出来,换成筹码压在红色上。先生旁边的一位老兄看着无动于衷的我们,热心的说:“知道吗?你现在应该压红的了,如果下一个数字还不是红的,你就再下双倍的钱。”我心里话说:“嘿,别管哪国人,都遵循的是同一个歪理啊!” 先生好心的提醒他:“哥儿们,我们下午就在这个台子上,刚刚用同样的方法输了$3000。” 可惜这个时候头脑发热的人们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伸着胳膊,垫着脚,就怕自己的钱送不到赌桌上。不到30分钟,那个赌桌就像一个吸金的漩涡,在连续出了十几个黑色数字以后,把周围人们兜里的钱全掏空了。我和先生看着这熟悉的一幕,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转眼就快12点了,我是头发沉,眼发花,两腿直打晃儿,眼看就快睡过去了。可是手里的一摞钱还不知道往哪儿放。我跟先生说:“这样,到12点整的时候我们就把这$5000一把压下去,一翻一瞪眼,怎么样?”先生陪着我折腾了一天,现在估计就想赶快走人,所以马上点点头表示同意。说来也巧,我们刚统一了思想,就听见旁边的一张轮盘赌桌上人声鼎沸,凑过去一看,原来似曾相识的场景又出现了。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一长串红色数字,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桌边,嗷嗷叫着往桌上放钱。“Black,Black!”的叫声震耳欲聋。我和先生手拉着手,心连着心,就等着12点的到来。随着红色数字还在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人们越来越亢奋了,还有钱的不停的在往上追加,输干的人也不走,还瞪着眼睛看着到底会出多少个红的。眼看着时间到了12点整,轮盘又在庄家的手下转起来了,黑色方块上的钱和筹码已经堆成了小山。这时我和先生对望一眼,他马上挤过人群把手中的一叠绿色的纸币放在桌上,同时高喊一声:“Black!” 庄家马上把两手在桌面上一划,大喝一声:“Nobody moves!” 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轮盘里的小白球。只见那个小东西欢快的在旋转跳跃,从黑格跳到红格,再从红格跳出来,我的心也随着它提到嗓子眼儿,血压急剧升高,就在我觉得马上要晕倒的那一刻,小白球终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一个黑色数字里。人们顿时沸腾了,整个赌场都能听到这群人发自肺腑的呐喊。

老天爷跟我们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但最终还是让我们攥着赢的钱踏踏实实的回家了。尽管最后的结局不坏,但经历了那一个下午一个晚上的糟心,落魄,心惊胆战之后,我彻底的认识到靠赌是赚不来钱的,还是老老实实回去上班榨脑汁比较稳妥。对Las Vegas爱也好,恨也罢,反正它就屹立在沙漠的深处,等待着无怨无悔的人们去自投罗网。
博文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会员须知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Qingtian Culture Inc. Copyright@2007 晴天文化 版权所有

服务电话: 001-647-895-5577

Email: qingtianwenhua@gmail.com